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我对以后的日子留下的,就让他在这高科技的天空中永远停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位老人,没有什么很特别,就是喜欢玩电脑,我也和你们年轻人一样,有一颗年轻的心态,但是没有你们年轻人的身体,这一辈子是过去了,等下辈子我们再来比比,看谁厉害哟!帅哥靓妹们努力呀,看看谁是最厉害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尘封的岁月4  

2007-12-21 18:52:14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尘封的岁月4

——写在母校共大的日子(放假回家和爬车)

几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在学校这些日子里我没有回过一次家,不是不想回,而是家里也很穷,家里的定量粮食很不够,我的三个弟弟都在长身体的时候,都需要吃,饭量比我都大的多,家里父亲为了让我的弟弟们都能吃饱,每次做完了饭不是自己先上桌吃,而是去忙其他的一些杂事,等家里的人都吃完了,父亲才回来把大家没有吃完的饭菜一起统统吃个干净。

记得三年自然灾害,家家都没有饭吃,我家也是一样,定量不够薯丝来凑,我和父亲去河背开荒种地,粪桶鋬和我的人一样高,我用扁担横穿在粪桶上,就这样我和父亲种菜种红薯,用菜和红薯来弥补家里粮食的不足,南瓜饭是我家当时最好吃的饭了,早晨起来家里煮上一锅南瓜糊,放点盐就可以吃,味道真的很好,中午饭里不是薯丝就是南瓜,饭里的米不多,薯丝南瓜和菜是主要食物,就这样还是不能满足一家人吃的,因为每个人肚子里没有油,吃的再多一会就饿,我的几个弟弟都小,他们正是要吃的时候,父亲和我总是在最后一个吃饭,有几次我饿的很,家里没有吃的,父亲带我出去,指着正在发嫩牙的柳树叶说:“这个很好吃,你也来吃一点”,父亲用手缕下嫩树叶自己先放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嚼起来,我看见父亲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也抓了一把放进嘴里吃起来,什么真的好吃,又苦又涩,但是我的肚子在咕咕地叫着,我强行咽了下去,再抓几把也吃了下去,肚子才不再咕叫,以后每当我饿了的时候我就会自己去找一些嫩的树叶来充饥。现在家里几个弟弟更是要饭吃,父亲把自己的定量口粮拿去换薯丝,一斤米可以换回三斤薯丝,用薯丝来填补家里饭不够,我知道家里的粮食不多,红薯和种的蔬菜根本不够一家吃,现在在学校能吃上白米饭,能吃个半饱我已经是很满足很满足了!我回家还要吃他们的口粮,还不如不回家的好,所以在学校我是最长时间没有回过一次家的人,但是学校要放假了,我不得不回家。

明天就要放假了,那晚,我在学校的食堂里我买了一斤米的饭,用两个大饭碗对扣起来,用毛巾结实地包扎上,放进我的书包里,准备明天带回家吃,可是我们这些很久没有回过家的人一说回家,就好想立刻飞回家,晚上天还没有黑,大家就吆喝着走路回家,相邀很多同学,就这样晚上不睡觉开始走路回家,我想明天回家也是走,现在走还有伴,大家在一起也能开心点,走就走,反正走路对我来讲没有什么,早就习惯了,我拿上换洗的衣服,背上书包,把自己的被子卷起来叠好和朱正华的被子一起,放在双层床上用一草席盖好,就这样我们一行十多个人,踏上了夜奔修水县城回家的旅程。

这是我来学校里的第一次回家,我口袋里有钱,坐车是不可能,因为当时很晚了,公共汽车早就过了,就是有公共汽车我也的钱也可能不够回家的路费,爬车我还不敢,只是听说很多同学都是爬车回家,我没有去爬过,走路回家是我唯一可以身体力行的,明天走和今天晚上走没有什么分别,走~!我们一行十多人,男女都有就这样下了小斗岭。太阳开始下山了,余辉还在天空中,晚霞的彩虹把天空映衬的云点斑斓,天边那弯弯地半月也在发着光亮,年轻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怕,天不一会黑了下来,路还是清晰可见,开始还是有说有笑的大家,现在就听见走路的脚步声,行进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,我们把女同学夹在队伍的中间,前面和后面都是男同学,我也在队伍前面,第几个,我不记得了,我后面就是女同学。那年的冬天,天很冷,等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,大家又冷又饿,估计那个时候已经是晚上的12点左右,前面的几个同学在路边的红薯地里挖红薯,用手搽搽泥巴就开始吃起来,后面我们也跟着一个个效仿,我挖了三个比较大的,当场吃了一个最大的,留在书包里两,背着再走,这个时候队伍开始走散了,前面的走出去很远,我们后面的怎么吆喝,他们都听不见,我也加快了步伐,想赶上他们,但是怎么样赶,到最后还是没有赶上,后来才知道前面的几个同学走错了路,他们走到很远的地方才知道,等赶回家已经是第二天的大天亮,那晚,我带上的两碗饭被我在路上就吃了一碗,我不记得有多少同学在,都是一些谁,我记得有汪承忠和朱正华,我们进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的3点半左右,我到家已经是四点多,女同学里好象有梁蓉莲,她家住西摆头上,她是第一个到家的人,还有谁我不记得了。

在学校里同学讨论的最多的不是坐车回家,而是爬过路车回家,爬车回家的人男女都有,刚开始我没有爬过,只是听说他们在那里爬,自己没有看见过,也不清楚怎么样爬,后来好奇的我也参加了一次爬车。在我们学校的西边,是一个比较陡的山坡,那正是通往渣津的沙子公路,每回汽车开上这个大坡的时候,汽车都要换低速挡,速度都很慢,人很容易爬上正在上陡坡的货车,人一般事先躲在坡边的一个小凹里,等着上来的汽车正在换挡的时候一个踺步,冲上货车,抓住汽车的后挡板,纵身翻进车里。等汽车到达江家渡口过渡船的时候就偷偷地溜下车,再从江家渡口走路回家,有时候也在大坪的七里山,等汽车上七里山的时候,车子的速度慢下来,再翻下车走路回家。爬车也有被抓到的,碰上好点的司机,被抓到了还好点,教训你一顿就放你走,碰上不好的司机,给你几个耳光,还要把你送到革委会,关上几个小时,女同学给抓到的,她们的拿手本领就是哭,一哭一闹,就很容易混过去,男同学里给抓到的,还非的说出什么学校,干什么的,为什么爬车,甚至告诉家里的家长去领人,家里的家长不掏点钱,他们不会放人,所以爬车也成为我们这些年轻人冒险寻求刺激的一项所谓的“英雄”活动。

记得69年的下半年,有次我回家就是爬车回去的,我不记得是和谁一起爬车了,他和我说爬过几次,告诉我在那等,我感觉他比我英雄的多,简直就是我当时的偶像,心中的“英雄”,我也决定爬上一次,那天,吃完中午饭后我们就在小斗岭的山凹里埋伏起来,一辆满载粮食的货车从远远的坡下开了过来,山坡上的沙子路发出沉重地碾压声音,一听就知道是一辆装满重货物的货车,“机会来了,看我怎么做你就跟着我怎么样”,他说道,我“恩”了一声,回答的很坚定,可是我的心在砰砰直跳,车到我们面前的时候他还没有出去,等车在我们面前过去了,他才出来,一个箭步就窜了上去,我看见他出去,我也紧跟在后面,等他爬上汽车,我也跟着翻上车,一看,果然是满车的谷子,我们生怕司机发现,不敢出大气,不敢再爬动,自己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装满谷子的麻袋上,我的心在激烈的颤抖,估计那时候的脸一定是白的吓人,汽车在过大坪七里山的时候我们偷偷地爬下了车。

那是我最难忘记的一次,让我心跳的最厉害的一次,可惜的是我和谁在一起爬的车,我到现在也想不起来,因为那种刺激和冒险是我永远不想回忆的往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