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我对以后的日子留下的,就让他在这高科技的天空中永远停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位老人,没有什么很特别,就是喜欢玩电脑,我也和你们年轻人一样,有一颗年轻的心态,但是没有你们年轻人的身体,这一辈子是过去了,等下辈子我们再来比比,看谁厉害哟!帅哥靓妹们努力呀,看看谁是最厉害的。

尘封的岁月3  

2007-12-19 19:37:05|  分类: 我的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尘封的岁月

——写在母校共大的日子(大山里的樵夫)

在母校是很艰难的日子,我们自己种地,养猪,挖茶兜,修缮房屋,铺路,还要自己去山上砍柴,那时候学校里总是以毛主席的一句话来教育我们;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”,大家没有去想到这个年纪段应该好好学习,学习更多的文化知识去报效祖国,去展现自己理想和抱负,学到的文化知识很少,后来虽然分了专业,但也都是以学习和劳动相结合,半工半读,真能走出几个好样的,也是后来走向社会后他们自己认真刻苦地重新再学习才得来的硕果。彭光林同学就是我们共大里走出最棒的作家,多少有才华的同学就这样被历史社会给埋没,多少个青春的美梦在这里破灭,文革和小斗岭的半工半读,留给我们的是太多的回忆和思索。

那时候,每星期都要砍柴,这是雷打不动的“课”。对于我来讲砍柴不是什么新鲜事,在家早就砍了三年柴。文革中,学校几乎是在瘫痪中,每天的阶级斗争和打砸抢,学校早就变成了阶级斗争的战场,我没真正参加什么派,父亲打倒以后,我更是没有心情去参加任何一派的斗争,那时候家里很穷,父亲收入大部分用来还债,在家我主动挑起了家里柴火供给,几乎每周要砍二到三担,最后一年我还砍柴去卖,所以在共大再砍柴,已不是什么新课题。每次上山我几乎都很快能砍很多,把长柴一节节砍成为短短一段,再装进自己用藤条做成的圆圈环,一根根摆的整整齐齐,装好后你再看,活象两个大大地圆桶,用绳子绑上这两个圆桶,一头一个用扁担挑回学校。

记得那次我感冒还没有好就上山去砍柴,昏沉的头走起来脚还有点飘,等到山上别人已经是砍了很多,我还没开始,男同学里有几个砍的快,开始在帮助女同学砍,我没砍上几根就上气不接下气,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直喘着气,手上的刀象有千斤重,平时一刀能砍下的小树,现在要多砍上几刀,汗水早就把我的衣服全部湿透,砍不上几根就要休息,我不敢多砍,装起砍好的柴,等往回挑几乎是走不动了,几步一歇,脚下一点力气都没有,肩膀和后脖子也磨破了皮,那次是我最晚一个回到学校,同学们还为我着急,张修溪同学还到小斗岭下来接,帮我把柴挑回学校,回来一过称,只有52斤,平时可以砍70~80斤,甚至砍过一百多斤,那次我砍的柴还没有女同学多。我记得女同学里梁蓉莲每次不比我们男同学少,她在同学里可是劳动积极分子,个头高大,身体结实,每次她都是女同学里的头号重量,一般都超过我们普通的男同学,在学校里她可是多次评为劳动积极分子,也可以说是女同学里的“领袖”人物。

大山里每周都要迎接我们这些年轻的樵夫,我们每到一个山,这里几乎所有的杂树小树就成为我们砍伐的对象,开始我们不用走的很远就可砍到柴,以后越砍越远,附近的山头给我们都剃光了头,所以,每砍一次就得走的更远才能砍到,男同学基本上都能自己完成砍柴的全部过程,很多女同学不行,她们不是砍不赢就是砍不动,力量和力气都不足,男的砍完他们还没有砍到一半,于是,很多男同学一般都会主动帮助女同学砍柴,在学校里这也成为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凡是男的先砍完,都要帮助女同学砍柴,不但砍好装好,还要比女同学先挑回学校,再返回去帮助女同学挑,女同学们也很感动,她们把能浆洗缝补的本领也用上,每次都抢着为男同学洗衣洗被,有的女同学还把自己最好吃的菜饭省下来给男同学吃,那时候生活很艰苦,每人的定量粮食都不是很够,男同学们饭量大,一般都吃的比女同学多,每人的定量是多少我不记得了,基本上男的都吃不饱,每个人肚子里都是没有油水,猪油可以当茶喝,刚吃完,要不了多久就又饿了,所以,很多女同学就把自己的定量粮食分给男同学,甚至有的就直接给饭菜票。学校很少吃上一次肉,每逢学校吃红烧肉,很多女同学就把肥肉都给男同学吃,(那时候肥肉是最好的哟)于是,学校这种互相帮助风气形成很自然,很和谐温馨,男女之间很快建立起你帮我,我帮你,互相接对子的帮助活动,这也是我们学生时代最美好的回忆,也是我们共大同学为什么能在今后的现实社会生活中,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主要原因。这些年轻樵夫,通过这样磨练,把自己身体锻炼的更加结实,把自己意志锻炼的更加坚强,那种能吃苦耐劳,敢于挑重担,有高度责任感和事业心,有丰富地人生经历,有不曲不饶的坚强斗志,有关心爱护弱小,主持正义的思想和工作作风,都是在这里磨练出来,很多同学出学校都走上了县市级领导干部的岗位,有的还是省级领导,在岗位上都能保持那种艰苦朴素,任劳任厌,敢于挑重担,有高度的责任感事业心。这些大山里的樵夫,后来很多成为很好的朋友,真正的情人,结为夫妻,同甘共苦患难相扶,那份真情来的很纯洁,很真诚,很真贵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